联系我们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联系我们

张青的父亲张明学,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张家湾镇普洒村的村长助理,在滑坡时失联。

张青一遍一遍、不停地打父亲的电话。

从最初得知父亲去滑坡现场的时候,她就开始打电话,“我就是要看他能不能接通,如果能接通的话,说明他还没有去现场,如果接不通的话,说明他已经遇难了”。

直到现在,她也未曾放弃,“我多么希望我能打通我爸爸的电话”。

可现场的目击者告诉张青,滑坡发生时,父亲站在山脚的最里面,最危险的地方,一点生存的机会都没有。

而他之所以去那里,只是想要去疏散困在山脚的十几个村民。

(滑坡现场 图/网络)

他要去疏散山脚下的人,可山突然就垮了

张明学是普洒村的村长助理,在这次滑坡中,不幸被埋。

张明学有三个孩子,两个女儿,一个儿子,张青排行老二。女儿张青告诉时间新闻记者,今年年初,他才刚刚上任。

8月28日上午,有村民向政府报告说,大树脚组发生山体滑坡。

大约十点左右,张明学接到了一个电话,随后便骑车赶往滑坡现场。“他应该是接了政府电话走的,当时早上已经滑过一次,但没有那么严重”,张明学住在距离大树脚组三四公里远的水营组,他走的很急,没给妻子留下什么话。

“出事的头一天,他跟我妈妈说了,他要到去(大树脚组)办事,因为知道他收养老保险嘛,我们猜他去收养老保险,但这次具体他去做什么,我们也不知道”。

但女儿张青想不到的是,父亲这一去,车不见了,人也不见了,再也没回来。

(张明学照片 图/家属)

十点半左右,张明学妻子得知大树脚组发生了滑坡,便给丈夫打电话,打不通,她赶紧通知儿女。

”前一天晚上,我爸爸跟她说了手机停机,我妈妈叫我给他交话费,交完话费之后,打他电话也一直打不通“,张青住在离父母七八公里的地方,联系不上父亲之后,便赶来父母家中。

当家里人给张明学打电话一直打不通的时候,妻子就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由于家人均不在滑坡发生的现场,对于父亲出事时的样子,他们也只能从乡亲、亲戚的口中还原。“村里人看着他上去的,他们看见了都喊他,我舅舅也喊,喊他不要过去,但是当时山脚还有十来个人,他想要去疏散那些人,可山突然就垮了,最大的那一次,他就没回来了”。

事后张青一家人曾到滑坡的现场去看过,满地都是大大小小的石头,她不敢想象,也想象不到,父亲当时经历了什么。

年初,60岁的张明学被村民举荐为村长助理,“村民都很拥护他”,在这之前,他曾经担任过水营组的小组长。

张青回忆,大概在2001年,父亲担任小组长,令她印象深刻的就是修村公路,“我们这一条公路是用人工挖出来的,修路占用别人家的土地就要调换土地,他就把自己家的土地调出去,以前是为了这个组,为村民想,现在还是为了村民着想”。

自从接手村长助理工作之后,张明学就一心扑在工作上面,对于家里的农活他也不太去管,大都由身体不是很好的妻子来做。然而,张明学的学历并不高,小学都没有毕业,“就是为了这个工作,他不懂电脑,晚上加班学习电脑,他就是想带着村民致富”。

多么希望能打通爸爸的电话

张青听目击者说,父亲站在那个位置,一点生存的机会都没有,“他站在垮塌的最里面,就是最危险的地方”。

但她仍抱着渺茫的希望,一遍一遍、不停地拨打着父亲的电话。

从母亲告诉她,父亲接到电话去滑坡现场之后,张青就给他打了十几通电话,“我就是要看他能不能接通,如果能接通的话,说明他还没有到现场,如果接不通的话,说明他已经遇难了”,当时她没有如愿听到父亲的声音。她现在希望奇迹的出现,但她也知道,这样的奇迹太渺茫了。

“我就想吧,希望能打通,希望他能没事”,张青不由自主的哽咽,“从昨天到现在我一直都在打他电话,我多么希望我能打通我爸爸的电话”。

(父亲一直未接通女儿的电话 图/家属)

目前,大脚树村的救援仍在紧张进行,截至29日16时30分,救援现场已搜救出25人,其中17人死亡,8人受伤,尚有18人失联。滑坡发生后,当地一直在下雨,张青知道救援难度大,家人从来没有要求过先找父亲,家人等到现在,还是没有父亲的消息,而家人唯一能做的就是等,一边等待,一边安慰母亲。

(救援仍在进行 图/网络)

张青的母亲今年53岁,身体一直不是很好。就在上周,张青的爷爷才刚刚过世,现在爸爸又出事,张青不敢离开母亲半步,“她现在稍微缓和一点点,之前都是我们陪着她哭”。

在母亲的脑海中,还一直都是父亲的身影在晃动,她跟儿女们念叨,“以前工作的时候,家里有些小事,他也会帮着去做,喊他去休息了吧,没做完他都不放心”,张青不能再让母亲出什么事情了,“我们不陪着她,她熬不过去的”。

对于儿女来讲,张明学是一个慈父,张青的女儿、弟弟的两个儿子一直都是父亲帮忙照看,“星期天的时候,我爸爸还去我家里给我做饭吃,现在就阴阳两隔了”,张青有点接受不了,这一切都来的毫无征兆,太突然了,“我不光为我父亲难过,我也为我们整个村子难过”。

“我有这样的爸爸,我骄傲

29日,工作组领导来到家里探望母亲,表示还没有父亲的消息。“他们说,如果是面目全非的话,他们已经不知道是不是我爸爸,已经抽了我的血,确定是我爸爸的时候,再让我们去看”。

不管怎么样,不管是死是活,张青都要得到爸爸的消息。从一开始,她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思想准备。

“我不知道,我看到我爸爸面目全非样子的时候,我会是什么样,这些画面都在我的脑袋里面出现过,好的也出现过,不好的也出现过。我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吧,反正我必须要要看到,好的坏的都要看,但我不能让我妈妈看,怕她接受不了。”

但对于爸爸当村长助理,对于爸爸第一时间去到现场,她从来没有后悔。“虽然痛苦,但不后悔,这都是为人民服务”。当看到救援官兵经过家门口时,张青一家还是会很热情的招呼他们进来吃饭,款待他们,他们不会因为父亲出事了,而不去做父亲想要做的事情,反而会延续的更好。

“我有这样的爸爸,我骄傲。”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Contact
新世纪彩票网官网
我们很想听到您的声音

400电话:400-889-8989

联系电话:13999999999

公司传真:1399999999

手机号码:1399999999

客服QQ:3167808320

Email:3167808320@qq.com

地址:新世纪彩票网官网

[向上]